限一

惬意的人类

【薙连】所向披靡

* 薙魂 x 一目连,友情向

*大概是上辈子的欠债…偷偷发出来x

*私设不要较真

1.

阴阳寮里来了个大妖。

此妖来之不易,是晴明多日以来收集残魄,凝魂聚气,一点点拼凑起来的。

晴明早早倒腾出了个干净屋子, 趁万事俱备,掐着日子迎来了他。

不仅如此,晴明还拿来了一串琳琅坠饰。

玉石晶莹,玲珑剔透,闪烁着点点的微光,日光下便熠熠生辉。

那后面逐渐浮出一个英俊少年形貌,似人似魂。

晴明道:“御魂,乃神魔精魄所炼。派遣可增妖力,随身可保周全,于你相得益彰。”

一目连受宠若惊:“承蒙厚爱,我怎担得起。”

晴明笑道:“予你助力,担不担得起,他自有定夺。”

男子面若冰霜, 一身白橙色纹付羽织袴,面上虽不动声色,眼中凛冽却未收掉半分。

薙魂凝视他的眼睛。

一目连只是微笑,那笑容春风润雨,哪里有半分妖气。

薙魂的神经倏然绷紧,心里咯噔一声。

静默了半晌,目光垂到眼前地面上,他摇了摇头。

晴明讶然,问:“可是有哪里不满意?”

他默默摇头。萍水相逢,何来怨咎。

“还不够格。”

一目连微微错愕。

薙魂留了一句没头没脑的话,虚影忽闪了一下,瞬间收进御魂中不见了。

留下二人面面相觑。

平日里,哪怕是草木精怪等末流式神,薙魂也从不将推拒宣之于口,只是心念着与他更协调的伙伴。

怎么今天来了实力相称的宿主,他倒近乡情怯了呢?

晴明手指拢过扇骨,眉间蹙起:“他素来沉稳,不曾想今日……是我唐突了,还望见谅。”

“无碍。”

一目连垂眼看那串晶亮魂玉,眼眸如松间林水,一颗清澈的苍翠欲滴。

“舍生忘死,大义凛然。薙魂有君士之风,非比寻常御魂。若无缘,不可强求。”

他的尾音轻如飞絮。

微风徐徐拂过他发梢。

无人注意到,晴明手中的御魂,有一瞬微不可察的颤动。

2.

风和日丽,天高气爽。

姑娘们在樱树下叽叽喳喳攒成一圈,调笑吵闹,花雨下娇声婉言,别有趣味。

薙魂被神乐随身带着。

他近来清闲,又不喜吵闹,只侧立一旁,静静聆听。

金鱼姬兴高采烈,手里比划着:“那支箭近在咫尺,马上要刺过来,而我——毫发无损!哼,虚张声势罢啦!”

众女妖啧啧称赞。

椒图用袖子掩着嘴笑:“别尽听她夸功。多亏了一目连大人的符咒,她才有恃无恐呢。”

金鱼姬跺跺脚:“我还没说完嘛!”

“那符咒是金色的,注入灵力后光华流转,特别漂亮。只是受击后它便破碎了,没能留下一张珍藏。”

椒图意犹未尽:“不知何时可再与大人一同合作呢。”

薙魂全程未发一语,神乐稍稍偏过头,望着他。

“你是想和一目连并肩作战吗?”

“不。”

神乐:“可我看你很落寞的样子。”

“我没有。”

神乐一脸我很懂的表情。所谓都是那什么,口是心非嘛。

“晴明说,不打算让你闲置了。若是属意他,我可以帮你带个话。”

“……”

“不需要。”

薙魂转瞬就把身体收回了魂玉里。

小丫头懂什么。

要选的人,必须是独一无二的友人,心有灵犀的战士,是得天独厚的守护者。如今,总算有了百年难遇的良人。

哪能这么早定夺?

3.

晴明领着他到了一众式神面前,让他从中挑选宿主。

薙魂看了一眼,尽是些歪瓜裂枣的小妖。

薙魂:“晴明……”

晴明微微一笑:“何事?”

薙魂看出来了,晴明是在报复。

他闭嘴了。

晴明纸扇轻摇,面上温润如玉。

“给你两个选择,要么和我去一目连大人那,要么——”

他拢起扇骨,遥遥一指:“你便跟了他吧。”

和尚样貌的小妖对薙魂腼腆一笑,也是个一只眼睛的。

薙魂暗暗对比着差距,在心里掂量了一下。

“晴明,我们走。”

佛曰:回头是岸。

一目连见到他,显然惊大于喜。

他手一抖,倒着的茶溢了一点到桌子上。

晴明对薙魂说:“别紧张,今后他是你的主人了。”

到底是谁紧张啊。

薙魂面不改色的盯着一目连,被向来无悲无喜的表情衬的更加冷漠。

“……晴明,你没胁迫他吧?”

一目连难以置信,这才一天半,黄花菜凉的也没这么快,人怎么会回心转意。

薙魂打量着他,怀疑他上次的话都是骗人的。

一目连看起来压根没考虑过跟他结缘。

他的神情将信将疑,八成晴明说了他也会三思而行。

“自然没有。”

收回假设,晴明不会说的。

一目连将御魂搁在桌子上,轻拿轻放,小心翼翼。

一目连:“我觉得,还是不要勉强,要是他拒绝合作怎么办。”

薙魂抢先答道:“我不会的。御魂必须无条件听从宿主的命令。”

一目连:“你不是讨厌……”

薙魂:“谁说的?”

一目连惊奇的看向他,不出声了。

沉寂半晌,薙魂将头一偏。

“试试也未尝不可。”

他小声的道,而一目连足以听见。

一目连先是错愕,随后释然一笑。

“好啊。”

晴明心底喔一声,明白了。

这是叛变了。

眼见事态开始往好的方向发展,晴明当机立断的退了出去。

薙魂暗暗的审视着一目连,一目连但笑不语。

特别,独一无二的特别。

千载光阴,这样万里挑一的妖怪,世所罕见。

毋庸置疑,那样决然澄澈的眼神,还有不谙世事的纯良,未经开凿的天真。

薙魂挺直脊梁,心底扬起一阵激昂的、锋利的战意。

是所谓,命中注定。

4.

一目连与他的合作比想象中还要应心得手。

行动虽然略显生疏,时机却拿捏的分毫不差。

局势垂危,命悬一线之际,一目连总能随机应变,力挽狂澜,令战事起死回生。

二人首度协战,不出所料,大胜而归。

晴明领了不少奖励回来,整个寮都喜气洋洋。

只有那偏舍一隅,依然寂寥静谧。

喜静的性格都如出一辙。

一目连正给自己包扎伤口,处理的十分潦草,不拘小节。

薙魂有点头疼。

这家伙化妖前估计也是如此,敢情那一身好皮囊都是老天爷赏脸。

敷上花草妖的枝叶磨成的药粉,回复的速度虽然颇快,但一些时日里也免不了留下疤痕。

若是女子必定诸多抱怨,这也是薙魂少同女妖作战的原因。

一目连不以为意,眉目间露出罕见的疲色,匆匆了事便预备歇息了。

和他一起作战,无可否认是容易疲惫的。

但他们的心中都确是喜悦的。

薙魂就这么一直看着他,偶尔对上一目连温厚的一瞥。

他默默坐在窗沿旁,幻影染上月升夕落的颜色。

窗外月华如洗。

“喂,你就没什么想对我说的吗。”

“嗯?”

一目连思考片刻,斟酌道:“今日辛苦你了。”

薙魂挑眉:“就这样?”

一目连转头看向他,眼底漾起和煦笑意。

“做的不错。”

薙魂从窗上飘下来,像个幽灵似的走到他身边。

他哂笑一声,笑里带着点孩子气的愉快。

“得了,看你绷带系的。我来吧。”

从今以后,也都将是我。

5.

“已经混熟了?”

“嗯。”

“意料之外,情理之中。”

晴明抚扇而笑:“你们的搭配浑然一体,的确不错。”

薙魂轻哼一声,不置可否,神色却是骄傲的。

晴明:“你帮我把这些带给他。”

薙魂看过去,八个圆滚滚的黑色达摩。

一目连头一次见这种东西,很是新奇。

“这东西一般式神吃不起,晴明很偏爱你。”薙魂幽幽道。

一目连用指尖戳了戳不倒翁似的达摩:“诶,可以吃啊。”

“提升技能威力的。你打算怎么吃?”

一目连认真思考,道:“先用给群体保护的技能吧,用处多些。”

“这就是你目光短浅了。”

薙魂面不改色道:“保护别人,首先要有自保之力。你应该先把攻击力提上来,再重点加强单人护符,才能在战场上屹于不败。”

一目连觉得很有道理。

他又去请教了隔壁的大天狗,获知对方当年用过黑达摩,推荐方法与薙魂不约而同。

大天狗义正言辞:“我们大妖都是这么吃。”

于是一目连欣然把普攻和单点保护升满了。

晴明知道后,感觉自己的肝部在大出血。

6.

一目连的修为日益增进,已足以庇护一方了。

薙魂与他并肩作战,桀骜不羁,矗立中央,不怒而威。

二人初露锋芒,光彩夺目。

战斗蓄势待发。

一目连轻抚神龙,似有所感,嘴角扬起。

“薙,是披荆斩棘,除去障碍之意。”

一目连微笑:“我想,倒不只是单纯的守护。”

薙魂会心一笑。

他将黑色刺刀一扬,侧立一目连身侧,狩衣猎猎,势如破竹。

“你我一起,自然所向披靡。”

end.

向评论的所有小天使统一表达谢意(❤

评论里捕捉到一只大角虫,文图搭配加倍美味૮(゚∀゚)ა什么!不吃下这个安利吗?那你走吧【。

评论(15)

热度(120)